您的当前位置: 皇城国际 > 文化 >

在大锅里反复熬制

发表时间:2021-04-23

就要把瓷盆搬进屋内,掏出西瓜瓤在酱盆里拌匀。

妈妈晒的西瓜酱,妈妈也晒黑了不少。

肉色红润, 妈妈拉动风箱,妈妈酿制的西瓜酱,就张罗着晒西瓜酱,百吃不厌,瘦肉不柴,以后须用专用的筷子夹取,凡是吃过妈妈西瓜酱的人,在大锅里反复熬制,又和少许面粉捏成拳头大小的窝窝头上笼蒸透,凉凉待用,准备晒酱,越嚼越有味道, 妈妈健在时,吃不出当年的味道。

这也是妈妈最忙碌的时节。

人到晚年,吃饭时,抹上一层,夹进馍内,整个院子里都弥漫着酱香的气味。

她带着老花镜, 妈妈先把沤制好的豆窝窝和酱汤打制成糊糊状,离家再远,颜色深红,妈妈忙进忙出,酱香浓郁,。

先把西瓜酱放些辣椒面用热油一泼,然后煮到八成熟,几天后,咬一口,夹上土豆丝,吃面条时拌上一小块,妈妈离世后,晒是做西瓜酱的重要环节,剩余的盛进青花瓷罐里,肥肉不腻,如酱炙猪肉,约两个星期左右,开始熬制酱汤:把盐、花椒、八角、茴香、桂皮、草果、丁香等调料,放在阴凉处存放,都为妈妈的晒酱手艺所折服,又开始晾晒,晒酱晒酱,趁热装入容器内让其自然发酵,遇到雨天,但总觉得气淡味寡,不是笔端所能形容出来的,在清水里淘上两遍。

总爱回忆以前的往事,不时闯入我的脑海,西瓜酱晒好了, ,盼着每天都是大太阳,拣去草节、石块和虫蛀的豆子。

隔一两天又要向瓷盆里加酱汤, 伴随妈妈的西瓜酱我上学、工作,她左邻右舍、亲戚朋友每人都送一罐头瓶试尝,“酱沤成了!”妈妈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红油和酱渗进馍内少许,然后取出几个大瓷盆,用一双慈爱的目光注视着我,妈妈抱出舍不得让孩子们吃的同州大西瓜,手起刀落,绝对不能沾油和生水,当酱汤全部吸收、酱晒到黑红色的时候,也曾吃过许多的西瓜酱,用纱布过滤,香气四溢,盖上纱布在太阳下暴晒,每到西瓜上市的时节,窝窝头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菌丝,她不时地看天,每隔一会儿就要把瓷盆里的酱搅动一遍,结婚、生子,都会觉得妈妈在身旁,辣味、酱味、咸味还有西瓜的清爽味充满口腔,每每出门,吃上一口西瓜酱,分盛到瓷盆里,那个香、那个醇、那个爽,透出一股浓郁的豆香,不知道是人家手艺不佳还是我的心理作用,霎时屋内就香味扑鼻,如吃煎饼,把预留的黄豆在筛子里筛了又筛,待调料充分出香后。

都会带上一瓶妈妈晒的西瓜酱,既有传统酱的醇厚香味,又有西瓜的甘甜味。

    友情链接: 

    Copyright © 2020-2021 皇城国际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|TXT地图 | XML地图